日本建筑设计—- 当代日本建筑设计初探
2008年8月21日 TOMYIDEA in blog

丹下健三是第一个使日本现代建筑在世界上崭露头角的建筑师,他在1949年广岛原子弹核爆中心原址和平中心的纪念建筑比赛中一举成名。丹下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设计的代代木体育馆,被誉为20世纪世界上最美的建筑之一,建筑界甚至用这个作品划分日本建筑的历史。


丹下认为:“虽然建筑的形态、空间及外观要符合必要的逻辑性,但建筑还应该蕴涵直指人心的力量。这一时代所谓的创造力就是将科技与人性完美结合。而传统元素在建筑设计中担任的角色应该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,它能加速反应,却在最终的结果里不见踪影……”这一最基本的理念便是丹下在建筑实践中始终坚持的信条。
丹下健三曾任哈佛、麻省、耶鲁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,在74岁时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,是亚洲第一位获得此奖的建筑师,而第二位获得该奖的日本建筑师稹文彦则是其学生,当代日本著名建筑大师矶崎新、黑川纪章等,都曾师从丹下,在丹下的启蒙下,日本建筑界可谓群星璀璨。

代代木体育馆

日本东京市政厅大楼

由于丹下深受激进的建筑现代主义鼻祖 勒.科布西耶 的影响,他的学生也大都比较崇尚后现代主义建筑风格,在建筑造型上标新立异、在规模上追求庞大和形式化,这个特点在矶崎新的作品中更加强化,他的作品客户也就大都局限在为政府、大公司集团服务的公共建筑上。
矶崎新被称为日本建筑界的“切·格瓦拉”,他的理念相当的前卫,也相当无厘头,他用大量的几何结构塑造建筑,他甚至宣称 “未来的城市是一堆废墟”,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,矶崎新用来展览的作品是雇佣了一个跳印度舞的小丑,做着各种功能怪异的动作,在展览馆里四处游荡。

卡塔尔国家图书馆(你知道世博中国馆是怎么来的了吧哈哈)

深圳文化中心

黑川纪章也是丹下的学生,同矶崎新不同的是他更倾向于构造富于哲理的建筑,黑川倡导一种“共生”的和谐平衡,即城市与自然、科技和艺术和谐共生,在60年代,这是个突破性的创新想法。黑川的建筑多用模具化的组合手法,也善用水平面来烘托建筑的视觉效果,他探索用后现代主义手法诠释日本文化,对建筑的功能化本质理解更加当代化。

“中银舱体大楼”坐落在东京繁华的银座附近,建成于1972年。这幢建筑物实际上由两幢分别为11 层和 13层的混凝土大楼组成。中心为两个钢筋混凝土结构的“核心筒”,包括电梯间和楼梯间以及各种管道。其外部附着140个正六面体的居住舱体。舱体的尺寸为2.5乘4米。每个舱体用高强度螺栓固定在“核心筒”上。几个舱体连接起来可以满足家庭生活需要。

日本新国立美术馆

南京艺兰斋

黑川和矶崎新,可以说代表勒日本建筑设计的两种思维模式,一个注重平衡和谐、理性思维,一个生来就是为了创新和革命。

日本文化有崇尚自然的传统,古代的日本人认为自然界的万物就是神明的另一种存在,他们相信日常生活之外,还有另一种神明鬼怪的世界同时依附于自然而存在,这是日本人对自然的原始敬畏。
80年代,由于受到世界上崇尚自然、环保主义的风气影响,日本建筑的设计理念也慢慢开始了变化。这一时期建筑师开始重视日本传统文化,更关注人和自然的关系,思考建筑的本质,虽然结果各有不同,但方向几乎是异常明确的:建筑同人一样,应该属于自然。

在建筑师隈研吾的作品里,日本传统的序列美感和对自然的敬畏情愫表露无疑。他提倡“消失的建筑”,代表作龟老山展望台建在濑户内海边上,建筑先是把山顶削平,建上矮矮的建筑,建筑完工后,再在建筑上面重新种树填土,重新安上山头。这样使建筑在具有实用功能的同时,建筑的外形彻底融入了自然,从海上看去,几乎看不到山上的建筑。建筑师提倡的这种“虚无”的设计态度契合了战后日本在经济和科技快速发展、物质极大丰富状态下的都市人的渴望,这种审美心态,是对日本传统文化和现代建筑设计本质的敬礼。

长城脚下的公社之十:“竹屋”别墅设计

莲屋

亀老山展望台,是“负建筑”最典型的代表

银山温泉浴场

如果把自然主义当作现代主义的净化版本或是修正版本,那么这一脉相承下来的正统建筑学派的尽头,则站着一个手持大棒、准备迎头痛击他们的人,这个人就是安藤忠雄。
安藤忠雄是个传奇式人物,曾经是所向披靡的职业拳击手(23战,13胜,7平3负)的他,也当过货车司机,并且他也没有受过正规建筑学训练。高中毕业后参加一个Semi Mode设计训练班,在这里与山本耀司成为同学。他利用职业拳击手的奖金游历世界各地,考察并自学建筑,最终确立起自己清水混凝土和几何形状为主的建筑风格,并使世界为之倾倒。

清水混凝土的鲜明个性给国际建筑界极大的震动,从此这一可塑性极强的材料开始坦然地直面受众,安腾同时也把风、水、光带入建筑界,使这些自然元素成为建筑的一种材料,这些观念即是突破天荒的创造性举动,从建筑的历史看来又颇具日本文化渊源。这以后的日本建筑界,更加重视建筑的本质,认为建筑是一种超脱历史和政治符号的一种自然存在。建筑不再仅仅从属于人类的生活,用建筑来表达对世界和自然的思考,其中的哲学性渐渐地延伸,从而超脱了纯粹的建筑。

当代艺术博物馆

光之教堂

水之教堂

成羽町美术馆(万科建筑研究中心的风格,是在向其致敬)

峡山水库历史博物馆